奇色社区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查看: 4548|回复: 0

土匪强奸村妇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1万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4476
发表于 2016-11-30 06: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32年初夏,天气过早地熟了起来,雨水也多,庄稼长得很快,在地里劳动的人们看着这喜人的庄稼,活干得更起劲了。树荫下小嬉时,老人们抽着旱烟,满脑子里装着对收获後的富有,盘算着将来的憧景。
在一个宁静的夏日夜晚,通化东部的大西岔屯。
屯东头的张家,张母和儿子张玉民,儿媳,18岁的女儿大霞刚刚上炕睡觉,便被一阵暴风雨般的狗叫声中惊得坐了起来。
"怕是来胡子了!大霞,快和你嫂子拿锅灰抹脸猫里屋去。"张母边穿衣服,边急忙吆喝着。
就在大霞和她嫂子刚要抹灰时,门被" 当"一脚踢开了,几个手持短枪,凶眉怒目的土匪(胡子)闯了进来,雪亮的刀枪一下子逼到她俩胸前,吓得姑嫂二人"妈呀"一声坐到了柴禾堆里。
一个连腮胡子的土匪手指大霞迸了一句,"绑了!"
"半个月之後,到龙爪沟赎票,票价是小洋两千,到期不交,你们自个儿掂量着半吧大胡子土匪冷笑几声,笑声中透着浓浓的不怀好意。
"当家的,你们丧良心啊!"张母像发怒的狮子扑上去,被一个土匪几脚 得爬不起来。
夜里十点钟,屋里,几盏野猪油灯照得四壁生辉,地下站了一地的土匪兵,每个人的眼里都像要喷出火来一样,那是一股充满肉欲之火。
大霞凭直觉便知道要发生什麽事,她"哇"地哭出声来,扭头就往外跑,几个土匪拉住她把她拖回来,叁把两把地扒光了她的衣裤,把浑身一丝不挂,赤裸裸的大霞摁到了炕上。
大霞使劲地扭动着,可十多双手像山一样重地压着她的四肢,身子连动一动都不可能。
"九洲"和十多个土匪围坐在大霞那赤裸的身边,在她那雪白而又富有弹性的肚皮上打起麻将来。
大霞肚皮上的牌局正在激烈地进行着,胡子们瞪大眼睛,盯着手里的牌,旁边观看的胡子则目光不离大霞那茸茸阴毛中神密的裂缝,奋力挣扎後的大霞这时已经累得虚脱过去了,对眼前的一切她感到的只是麻木,脑子里一片空白。
"胡了!""九洲"啪地把手中的牌摔到了大霞的肚皮上,身子往身後一个胡子身上一靠,紧绷的脸上露出了猎人擒获了猎物般满足的笑容。
当这一事实被大家承认後,胡子们狂笑起来,他们用最猥亵的语言开着人间最下流的玩笑。
闹腾了一会儿,胡子们知趣地散去了,啪的一声,"九洲"关上门,转过身来,叁把两把脱光了自己的衣裤,一口气吹灭了灯,饿狼般地扑到了浑身麻木,已经无法动弹的大霞身上。
这一夜,对大霞来说,最宝贵,最值得珍重的一切都被打碎了。
"九洲"压在大霞的身上,用舌头从大霞的额头开始,舔吸着她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又舔吸着她的脖子,乳房乳头,肚脐。当"九洲"的嘴刚一 到大霞的阴唇,大霞的身子跳了一下。他用牙齿咬扯着大霞的阴毛。他笔直地压在大霞的身上,用坚实的胸脯上下左右地挤压着大霞那结实浑圆的一对乳房,粗壮坚硬的阳具顶在大霞紧闭着的阴道口,他手握阳具,用黑而粗大的龟头不停地在大霞的阴道口磨擦着,毕竟大霞还没嫁过人,从未解过男女风情,不一会儿,大霞就被他揉搓得开始气喘虚虚,抬起下巴,浑身发紧,阴道口也慢慢地开始湿润了,渐渐地,阴道口的裂缝打开了。
"九洲"将阳具龟头对准大霞阴道口,下身猛地一挺,滋的一声,龟头终於顶入大霞的阴道口,大霞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哭叫声。他根本不顾大霞作为处女第一次被迫与男人性交的痛苦,疯狂而又快速地抽动着阳具,大霞不停地左右摇摆着头,眼泪打湿了两边的长发,他终於停了下来,双手支撑着上身,而用下身紧紧地顶住大霞的阴道口,他低下头紧紧地盯住大霞的脸,仔细观察大霞对他表现出的性兴奋,过了大约几分钟,他长长地抽出阳具,只剩下龟头一点点,再深深地插进大霞的阴道里,他一边抽动,一边用手指捻动着大霞的阴蒂,他的大拇指摁在她的阴蒂上运揉,大霞实在受不了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不一会儿便昏过去了。
大霞又被土匪的强迫亲吻弄醒了,他将大霞的两条大腿拉过来,让她的屁股靠在自己的大腿上,将粗壮坚硬的阳具深深地插在大霞湿润润的阴道里,两只手分别紧紧地抓住大霞的两只乳房,他又揉又搓又捏又掐又捻,他举起大霞的双腿,将腿尽力压向大霞的乳房,他骑坐在她的大腿和屁股上,用手指沾着大霞阴道口的粘液,就将湿湿的手指深深插进了大霞的肛门中,他的阳具在阴道里快速抽动,他的手指也在她的肛门里乱搅动,大霞哭喊的声音一下子又变得更凄厉了。
他的动作越发加快,而另一只手则仍拚命地玩弄着大霞的乳房,他的一张臭嘴更是紧紧吸吮大霞的嘴唇,舌头和洁白的牙齿。他抽出阳具,看见自己的龟头充血很厉害,那一跳一跳的龟头就像快要胀裂似的,他用手握住粗暴的阳具,将身子半跪在大霞躺着的身体面前,然後伸手将大霞满是粘液滑漉漉的阴唇拨开,只听噗滋一声,坚硬粗壮的阳具便狠狠地插进了大霞的阴道。他每一次强有力的抽送都把她的两片阴唇抽插得一张一合,大霞的嘴巴张得开开的,下巴更是高高仰起,下身不停地扭动着,半个多时辰过去了,"九洲"感到下腹的腰眼传来阵阵酥麻,他知道自己快要达到高潮了,於是他将抽送的速度加快,力量也加强了。突然一阵酥麻袭遍全身,这个土匪胡子将身子趴下,紧紧地抱住大霞,他将自己滚热的精液一点一滴地全部射进了大霞的阴道深处。他抱着大霞,两人异口同声地吟叫着。
他还是不放过她,将大霞抱翻过来,压在自己身上,他盯着大霞那两只高翘的碗状乳房,他忍不住抬起上身,两手紧紧抓住大霞的两只乳房吸吮着。
"你还不让我,睡,睡一会儿吗?"大霞实在太累太困了,她低声哀求着这个毫无人性的土匪胡子。"不,"土匪胡子说,"我还要干你,一直干你到天亮,你下面的水好多呀,我的鸡巴插进你的阴户里,实在太舒服了,我现在只想一口 掉你!"他伸手在大霞的阴道口抚摸着,不时用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大霞的阴道里顿时又流出了大量的粘液。
他抓住大霞,让她坐起来,将大霞的手按在自己的阳具上,大霞尖叫一声急忙缩回手,他使劲地掐了一把大霞的大腿肉,威胁着说:"你以为你还是大家闺秀?你个臭婊子,要敢不听我的话,我就让我的弟兄门轮了你!叫你求死不成活受罪!"说着又抓过大霞的手,逼她套弄着自己的阳具。
大霞的手握住这个土匪胡子温热的阳具,一上一下地替他套弄着,他将大霞的下巴托起,他由轻到深地亲着她,将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大霞的口中,他的阳具渐渐被大霞抚弄的硬了起来,他将身体翻过来,又一次将大霞摁倒在炕上,"我,我又想干,干你了!"他高胀暴挺的粗大阳具压在大霞的小腹上,然後,这个土匪胡子手握火热的大阳具,将大霞的身弄成侧躺状,并抬起她在上面的一条腿,然後,将阳具缓缓,结实有力地顶进大霞的阴道里。二十多分钟的抽送以後,土匪胡子的阳具便在大霞的阴道里,以最快的速度顶动着,大霞忍不住大声地呻吟着,她的手拼命地抓住炕上的褥子,土匪胡子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手不停地在她的身上揉挤着。
土匪胡子用手抹掉额头上的汗水,他再将大霞的身体扭翻过来,让她脸朝下趴在炕上,然後将阳具从大霞的屁股下面插入她的阴道,大霞的两手撑在炕上,身体由於受到极大的刺激而不停地扭动着,他紧紧地抱着大霞的屁股,飞快地抽送着,他不停地将大霞的脸扭过来,强烈地吸吮着她的舌头。当大霞实在撑不住身子,只好将上身趴在炕上不断喘息时,这个土匪胡子依然紧紧地挺着粗大的阳具,在大霞的阴道里猛烈地抽送着。半个多时辰後,他的身子紧抱着贴在大霞光滑的脊背上,他的身体一阵抖动,一股灼热的精液又滋,滋地射进了大霞的阴道里。
当大霞被人弄醒时,她突然发现叁个赤裸裸的土匪正淫笑着围在自己身边,他们一把拽起大霞,一个人开始玩弄她的乳房,另一个玩弄着她的阴唇,还有一个人则用手指抚摸着他的两条大腿。
几分钟後,其中一个土匪胡子,用手握住他那又粗又硬的阳具站到她面前,开始向她那颤抖着的阴道里插,同时还没等大霞反应过来,站在她身後的那个土匪胡子,也同时用两手抓住她的屁股向两边掰开,接着,就将自己那涂满野猪油的粗大阳具,对准了大霞的屁股缝,向前狠狠一挺,滋的一声,龟头插了进去。大霞屈辱地哭叫起来,她现在被两个男人前後夹攻地强奸着,她几乎分辩不出哪一个器官的感觉最大,她只觉的她的整个儿下半身被塞的胀鼓鼓的。站在她身後的那个土匪胡子的阳具还在继续慢慢用力往里插,最後,终於将整根阳具完全插了进去。第叁个土匪胡子坐到了她跟前,将她的头拉到他两条大腿之间,将他那根粗壮光滑的阳具塞进了大霞的嘴里,一阵温软湿润的感觉,使那个土匪胡子舒服的打了个寒战,然後闭上眼睛,脸上泛起了满足的微笑。他逼着大霞吻着,吸着,舔吮着,用舌头沿着边缘舔吸那个大龟头的每一部分,最後还要舔吸龟头中间的裂口,并强迫她用嘴唇轻轻磕咬龟头的光滑皮肤。
这时,那两个土匪胡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呻吟,接着紧紧地搂住大霞的身体,猛烈地舔咬着大霞的脸腮,肩背和两只乳房。
同时被大霞将阳具含在口里的那个土匪胡子,夜突然将头後仰,一面歇嘶底里地狂笑起来。
大霞的两条雪白的小腿颤抖着,眼睛呆直地望着屋顶,她的阴道本来只是一条紧紧的肉缝,现在却被那粗大的阳具抽插得已变成了一条宽阔的肉洞,肿胀的阴唇又红又热,被他们反复揉捻的阴蒂硬挺着,好像一粒玫瑰色的纽扣。
她的肛门也被抽插得通红,她那红红的小嘴,被那粗壮结实的阳具塞得满满的,几乎快要撑裂。
突然一股滚热的精液,猛烈地射进了她的嘴里,使她差一点窒息,为了不被精液呛死,大霞只好将他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接着她面前的土匪胡子也将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同时站在她後面的那个土匪胡子,紧抱着她丰满的屁股,拼命往深处插,好像恨不得想把他的阳具和两个卵蛋,一起塞进大霞的小腹里去,突然那根粗大的阳具像只水枪,在大霞的肛门里射出了五六股强劲的精液。
大霞又一次昏了过去,土匪胡子们扶着她,他们看见那乳白色的精液,已从她张得很开的阴道里流出来,顺着大腿往下流,湿遍了她那双丰满柔嫩的双腿,连脚背脚跟也全部被那白色的精液湿透。
第二天下午,土匪胡子们想进去再次轮奸蹂躏她时,发现她已经一头撞死在墙上了。
一个星期後,"九洲"又和土匪胡子门突袭了一个大屯子。顿时,屯子里鸡飞狗叫,土匪胡子的胁迫声,女人的尖叫,哭喊声充斥了这个山屯。
不一会儿,屯子里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在屋里正压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光着全身小姑娘身上,在小姑娘的尖尖的哭叫声中,刚刚将粗壮的阴茎插进小姑娘的阴道的"九洲"大 一惊,他抽出阴茎,光着屁股跳出门外问道:"和谁响(和谁打)?"
外屋一个正往下剥女人衣裤的土匪胡子乐呵呵地说:"和红姑娘(新娘)响。"原来,这是胡子们为了庆祝,用放枪来代替"结婚"的鞭炮。
吓了一大跳的"九洲"放下了心,笑着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的,这群狗揍的东西!"
又旋风般地跳进里屋,又一次将那个小姑娘摁了个大字形,扑上去,再次将粗壮坚硬的阴茎强行顶进了小姑娘的阴道里。小姑娘凄厉的尖叫声和令人窒息的哭喊,这哭声和外屋女人的哭声,和全屯子女人那变了腔调的哭声混杂在一起,使人感到犹如进入了鬼域世界。
这一晚,全屯的大部分女人都遭到了强奸,最惨的要数屯西张富材家刚娶进门的新娘月菊。
当晚,张家张灯结彩,张家二十八岁的老大张富材刚把新娘月菊迎进门,还没来得及拜天地,屯里就响起了枪声,一大群土匪胡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了进来,不由分说,二十岁的新娘月菊被二十几个土匪胡子摁翻在炕上,张富材猛虎般地向土匪胡子们扑过去,被土匪胡子门一顿枪托猛捣,打碎了脊椎骨和两条肋骨。他们将张富材拖起来,用绳子将他吊在门框上,一个土匪胡子在他身後抓住他的头发朝後一拽,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轮奸他的新娘。
屋外,张家老父,老母,十七岁的二弟都被枪杀在地,十四岁的小妹被他们这些畜牲追到大街上扒光了衣裤,整个人呈"大"字型被吊绑在栓马桩的大木架子上,十二个土匪胡子硬是将小姑娘活活轮奸致死。
屋里,新娘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们,在她令人毛骨耸然的尖叫声,奋力挣扎中,还是被几十个土匪胡子在一片淫笑声中轻易地扒光了衣裤。
"土匪,畜牲!你们不得好死!"张富材用尽全身力气怒骂着。
"放开我,不要,不要!我求你们!我给你们跪下!"新娘月菊不停地哀求道。
被剥光衣裤的新娘,两只饱满结实而坚挺的乳房,正上下左右不停地颤动着。
一个土匪胡子,将嘴巴俯低,开始去吻吸月菊的乳房,乳头,"啊呀,不,不,求求你们,"月菊仍作着无力的挣扎和哀求。
"好哇,多美的身子,好白好白,真不错,让我也当回新郎倌吧!"几十双土匪胡子们的魔爪在新娘子的身上揉搓着,一边大声淫笑着。
张富材瞪大着眼睛,他已经骂不出什麽话来了。
那个土匪胡子将嘴巴移到了月菊的肚脐,阴毛处,新娘月菊的下身没有太多的阴毛,但红润润,紧闭着的肉缝阴唇却引起了土匪胡子们极大的淫心,那个土匪胡子先用舌头去舔吸她的阴唇边缘,而其中一个死死摁住她的土匪胡子,则凑近嘴,想亲新娘月菊的小嘴。
"嗯,不,不要,嗯呀!"月菊死命摆动着她的头,并将嘴唇紧闭,企图避开男人的亲吻。
这个土匪胡子急了,使劲用手掌扇了她几个耳光。在她无力地流下双泪时,土匪胡子飞快地将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着月菊的嘴唇和舌头。
"啊呀,这新娘子的阴户真漂亮!"用舌头舔吸她阴唇的那个土匪胡子,不断地移动双手去抚摸月菊的小腹,大腿。
新娘月菊放声大哭起来,但很快,从新娘月菊的阴道里流出了一股股粘液。
那个土匪胡子站起身,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阳具,在她的阴毛和阴唇间磨动,而他的口中则不断发出淫荡的笑语:"嘿嘿,新娘啊,我马上就要做你的新郎了,你看我的大鸡巴多粗,多结实,现在它更加坚硬了,现在我就要把它插进你的肉缝里去了,我就要来日你了!别看你像个贞结的女人似的,现在你的阴户里不是也出水了吗?哈哈!"
这个土匪胡子说着,用手将新娘月菊的双腿掰的更开,手指在月菊充满粘液的阴唇上沾了许多粘液後,将它涂抹在粗大的龟头四周,然後,在新娘月菊的极力挣扎下,新郎张富材的吼骂声中,将坚硬高翘着的阳具,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阴道。
"啊哟,唷哎呀,痛啊,畜牲啊,你们放了我,放开我啊!"
那个奸淫她的土匪胡子全然不顾,腹下坚挺的阳具,更是死命地顶送。
"当新郎喽,"土匪胡子们狂叫着,"放炮,快放炮!"有人大声喊着。於是五个土匪胡子跑到大门口举枪朝天射击,以示庆贺。
土匪胡子边抽动着,边大声喊道:"噢呼,好,好极了,真他妈的爽!这新娘子的阴道里好紧啊!好紧,真他娘的舒服死了,水,水,好多好多的水啊,干这新娘真过瘾!"
新娘子月菊的头左右摇动不已。
土匪胡子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但他有时顶一下就问新娘月菊:"你,爽不,爽不爽?我的鸡巴硬不硬?你感觉到吗,你舒不舒服?如果,如果你不他妈舒服,你的阴户里为什麽还在往外流水?"他的阳具开始分左右的抽送,每一次总要将阳具全部插入 满足,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力量都还要强。
"哎哟,我痛,痛死人,你们这些畜牲!"新娘子月菊摆动的口中,也开始因受不了强烈的刺激而发出大声叫喊。这反而使得土匪胡子显得格外兴奋,他不时用手抓揉着她的乳房和掐她的乳头。突然土匪胡子抽送的阳具,越发加快了速度,他的喘息也越来越浑浊。
一阵飞快的抽送後,他大叫一声,突然抽出阳具,他的身体一阵急剧颤抖,一股温热的精液笔直地喷射出来。
"噢哟,啊噢,好,我要升天了!"这个土匪胡子直到精液完全射尽, 满足地将头趴在新娘月菊的双腿间。
"喂,你好了快下来呀,该我了!"
这时新娘月菊已经不再挣扎,她侧过脸,一双大眼睛瞪着窗外。张富材的嘴角流出了鲜血,因为他愤恨到了极点,终於咬碎了自己的舌头。
刚刚奸淫过她的那个土匪胡子,心满意足地提上裤子走了,但力刻又有人四面围住了她。第二个土匪胡子一边套弄着自己早已坚硬高翘的阳具,一边低头玩弄着月菊的阴唇,他站起身,两手高举着她的足部前端,然後再将下腹靠近,水平面地把阳具送入了月菊的阴道里。
"啊呀,"在阳具刚进入阴道的刹那间,他突然发出呻吟,继而,便开始缓缓抽送粗壮坚硬的阳具。
"哇啊,里面好温热,阴户里这麽多水,好,没想到,这新娘子的阴道真紧,真的,他没说错,我的鸡巴好舒服!"
这个土匪胡子的性交技术真老到,他将自己的阳具,不住地在月菊的阴道里旋转,抽磨。
新娘月菊的身体在他的重压下不停地扭动着,但她的阴唇却紧紧包裹着男人快速抽送的阳具。
这个土匪胡子在呻吟之中,不断地变换阳具抽送的方式,他有时飞快地抽插,有时则全根插入,而以小腹顶住阴道口,让阳具在月菊的阴道里作旋转,顶动的刺激。偶而,他又将阳具抽出到剩下一小截,然後光以粗大的龟头抵住阴蒂四周的肌肉处捣弄。这些动作不禁让新娘子月菊,出现一阵阵抽搐,她流出的大量粘液,将土匪胡子的阳具旁的体毛完全打湿。
他弯下身,两只手使劲地捏她乳房内的硬块,牙齿狠狠地咬弄着她的乳头,新娘月菊疼痛不已,又开始挣扎起来。
他一面快速地抽送,一面抬起身,用指头撑开她那犹如花瓣的两片阴唇,又不时地用两根手指紧紧捏住她的阴蒂,一紧一松,令她全身震撼。突然,她一抬身,他的阳具滑了出来,她还想从炕上爬起身,但几十个土匪胡子又死死地摁住了她。
他重新压在她的身上,火热的嘴堵住了她的小口。滚烫的阳具顶在她的小腹上和大腿根部东顶西顶,两手不停地在她乳房摸,捏,揉,搓,夹,摁,这时,新娘子月菊的屁股扭个不停,浓浓的粘液不住地从阴道里流出。
她彻底崩溃了,她的神智已经模糊不清了。
深吻,长长的深吻。他撕扯着她柔细的茸毛,又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阴唇,唇缝湿润润的,他伸出中指插入阴道内。
他手握粗壮的阳具,向她阴道口靠近。
"求求你,饶了我,饶过我吧!"他沉下身,那根坚硬的阳具正顶在她的阴道口。新娘子月菊觉得自己实在挺不住了,骨架都快要散了,她想就此保护自己的门户,不让它再受入侵,否则她会死去。
她的屁股不停地扭动躲闪,使他粗壮的龟头始终在她的大腿间和阴唇上乱顶一气,半天不得入门。土匪胡子被激怒了,他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大腿肉,新娘月菊的心一冷,眼角上涌出两行无声的泪水。
两片阴唇被粗暴地分开,他的屁股动了,好像一退,突然又向前一冲,一根火辣辣的阳具猛然间插进了阴道,由於长时间的磨擦,阴道壁好像磨坡了皮,此刻正火辣辣地痛。新娘子月菊顿时大声喊叫了一声,摇头挣扎,她要伸手,两腿想蹬,但她的四肢已被几十个土匪胡子们死死摁住了,哪还动得了!
两边的土匪胡子使劲地抱住她的两条大腿,这个土匪胡子低下头,见她的阴道被自己的阳具迫得四边张开,那阴唇像皮套似地紧紧把龟头夹住,他抬起上身,两臂支撑着身体,他看见新娘子的小腹在颤动,特别是胸前那一对丰满而极有弹性的乳房,微微颤颤,一摇一耸,活活跳跳,这种迷人的处女娇态强烈地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他下身猛挺,肚皮拍打在新娘子月菊的肚皮上,发出了啪啪啪啪的响声,他快起猛落,大抽大插,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下身又传来了噗滋噗滋的声音,忽然,他猛地趴在她身上,两手紧紧地扳着她的双肩,全身抖动打颤,下体紧紧抵住她的阴道口,一股滚热的浓浓精液,强劲地射入了新娘子月菊的阴道深处。
他喘着粗气,提起裤子,十分满足地走了。
第叁个男人又压上来了。
他一压上来,就不由分说地扳开新娘子月菊的双腿,像洗过衣服似的白沫精液,布满了她的阴部,大腿间,小腹和屁股下的褥子上。她已完全停止摆动,无力地躺在那里,两腿挺直,大大地叉开,全身静止不动,只有阴道在蠕动,浓浓的精液还在往外溢出来,没有生育过的子宫在转动,阴道壁在急速地收缩,她虚脱地昏了过去。
这第叁个土匪胡子全然不管这些,他跪在她的双腿间,挺起高翘的阳具,深深地朝那湿湿的阴道里插去,他一面抽插,一面用大拇指摁在阴道口上方阴蒂上端软骨处摁磨,他把她滚抱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则躺在她的身下,小腹朝上猛顶,她上身无力地趴在他的胸前。
这时又上来一个土匪胡子兵,他握着坚挺的阳具,抹了一下口水涂在龟头上,二话不说,朝新娘子月菊因身体朝前趴伏,而露出的肛门口狠狠地插进去。
新娘子月菊又一次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惨叫,"福材,快来救我,快来救救我呀!"
一根阳具在她阴道里抽送,另一根则在她肛门里猛抽猛插。
她异常漂亮的脸上,此时满是土匪胡子的口水,嘴边和那丰满结实的乳房,阴道口和肛门处,到处流淌着男人的精液,两条修长的大腿上,一道道被男人掐得红红的,青紫的指印,富於弹性的乳房上,清晰地印有男人的抓痕,诱人的乳头上还有男人深深的咬痕。
在她肛门里抽动的土匪胡子很快就在她的阴道里射出了长长的精液。另一个土匪胡子,却死死抱着她,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阳具的龟头好像啄食般,一次又一次,接连不断地冲击着花心。围在新娘月菊身边的土匪胡子们清楚地看见,每当他那粗大的龟头 到花心,
新娘月菊的全身就会抽搐一下
突然,他停止了运动,双腿伸得直直的,两腿蹬着炕,使阳具深深地插在阴道里左磨右跳,长时间地在她的乳房,乳头上撕扯着。
新娘月菊终於死了,她是在她自己的新婚之夜,在自己的婆婆家,被叁十多个土匪胡子活活轮奸致死,她死的时候,被精液浸湿的褥子上,精液一大块一大块的,有的地方干了,有的地方新鲜的精液堆在一起,随着人们的动作在抖动。新娘月菊的阴道里,还塞进了她男人张富材被割下的阳具。她死不瞑目.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邀请码购买|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奇色社区  

GMT+8, 2017-10-19 16:55 , Processed in 0.52526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WWW.QISESHEQU.COM

Copyright ©奇色社区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