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色社区

 找回密码
 新用户
搜索
查看: 3371|回复: 0

【L】乖妈妈的小骚屄

[复制链接]

3万

主题

3万

帖子

10万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3741
发表于 2016-11-30 06:2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乖妈妈的小骚屄
第一章再见张艳芳
顶着炎炎烈日小雨站在小区的门口等着打车,心里一阵阵的犯嘀咕,后悔前一段日子不应该光顾着和姨妈、明明她们在家里没日没夜的肏屄,应该和姐姐一起去学车,要是拿了本今天就不会晒太阳了,该死的老天爷一点风都没有。
从国外回来已经快三个多月了,在这几个月里,最开始小雨还被姨妈和明明关在家里不让出来,两人请了假在家整天缠着、索求着小雨年轻旺盛的精力,以弥补这两年来的因为没有小雨而造成的极度饥渴,但是经过这几年的性交锻炼,小雨已经不像前几年那样只是依靠自身特殊的体质而在床上逞威了,无论是肏屄的技术还是持久力上,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在国外由于倪楠母女出于对小雨今后仕途以及自身证至上的考虑对他看的很紧,坚决禁止小雨和那些外国洋妞往来,所以小雨在国外虽然有母女两个人供他肆意驰骋,但毕竟只有两个与小雨在国内众多的女人给予的满足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小雨这几年的性欲也是比较压抑的。这次一下子多了两个,终于可以随心所欲了,也乐得被自己的女人们圈在家里。
连续几个月的旦旦而伐不仅没有让小雨有任何的疲软状况,反而是他的几个女人现在开始有些吃不住劲了,首先是姐姐在被再一次的肏肿屁眼后,借口学车躲了出去,然后就是明明……
今天小雨要去他的死党钱方家,小雨回来以后他们只通过电话,还没有见过面,小雨出国以后钱方这小子没有上大学,而是利用他爸爸工商局长的关系和海关党委书记的儿子合伙在经济开发区开了一家公司,专门收购各个企业的废料,说是收购其实和白拿差不多,他们几个公子哥利用自己老子的关系,以远远低于市场的价格强卖人家的东西,如果那家企业有什么不满的话,就在这家企业的进出口上做文章,卡、拖别人的办理进出关的手续,办理进出口最怕的就是拖,所以明知道吃亏,但是没有什么企业敢怎么样,据钱方讲他们一年能弄几百万,两年多的功夫钱方就开上奔驰S350了。
来到钱方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刚要伸手按门铃,门却突然打开了。
「小雨!」
「钱方!」
瘦瘦黑黑的钱方对着小雨来了一个俄罗斯熊抱,「嘿,哥们你比以前可胖了嘛,外国的牛奶那么养人啊。」将小雨让进屋里,钱方边围着小雨转圈边道。
「咱这不是胖,是强壮,在外面大学里流行各种社团活动,你要是不加入一个很难在同学堆里混,我参加的是橄榄球队所以经常锻炼,你不是在做生意吗,怎么变得这么黑呀?」
「我根本就没白过嘛。」
「妈,小雨来了,我上次从武夷山带回来茶您放哪啦?」
「你要出去吗?」房间里沁凉的空气让小雨注意到了钱方手上还拿着一个大皮夹和墨镜,即随口问道。
「哎!哥们真对不住你,刚才梁子打电话来说,我们拉货的那车在一家厂子里装货时被伙人人给截了,工人也给打伤了,我的赶紧去看看,说人伤的不轻,妈的不想在B市混了,老子的买卖也敢搅和。」
「小方,不许去,出去又和人打架,和小雨几年没见了,今天就在家里和小雨好好聚聚。」张艳芳拿着一罐茶叶走了出来,边念叨着小方边拆茶叶的包装,但眼睛确死死的盯着小雨。
「张阿姨。」
「哎,小雨越长越漂亮了吗,看这个子有一米九了吧?」
「那里呀,张阿姨。还是一米八一点没长。」
「小方去拿杯子。」
「不行,我得赶紧到开发区去看看。」
「不许去,成天就知道打架,开发区那么多厂,废料你们收的过来吗动不动就和人家动粗,你爸知道了看他怎么收拾你。」
「妈,您知道什么呀,梁子他老家那个表弟,就上次要咱们家哪旧家具非得要给钱的那个小伙子,让人打伤了送医院等着钱急救呢。」
「那个小伙子啊,那么老实也打架?」
「他不知为什么让伙人给打了,一直昏迷不醒,开发区医院要八万入院费,梁子是从游泳馆直接过去的,身上没带钱,让我给送钱去呢。」
「小雨你在家等我,等我回来我们得好好聊一夜,我们三年没见了啊……真是的,这事弄的。」钱方一脸愧疚的说完这番话,就急匆匆的走了。
「小雨,座啊,我去给你泡茶,和你妈在国外可喝不到这么好的茶叶啊。」
「我自己来,张阿姨。」小雨跟着在张艳芳后面,往饮水机处走去时,才注意到张艳芳只穿了一件月白色的吊带睡衣,头发也是松开的,没有带乳罩,透过阳光隐约能看到下身穿了一个很小的内裤的轮廓,使得张艳芳那肥大圆润的屁股中间有一条黑沟。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还是看的小雨鸡巴一阵悸动,不仅想起了出国前在别墅肏他同学母亲的经历。
「在阿姨家客气什么……啊……小雨……」小雨嘴里说着我自己来,但是手却伸向了张艳芳的屁股,隔着睡衣小雨的手指自尾骨处沿着刚才看到的那条缝滑落了下去,直到那朵菊花处,开始时轻时重的扣动,另一只手则摸向了张艳芳的乳房,将弓着腰拿杯子的张艳芳环抱在了怀里,在屁眼被抠住的那一瞬间,张艳芳浑身颤抖了起来,像是骨头都被抽走了一样,险些瘫了下去,刚拿出来的杯子掉在了地上。
「小乖乖,想我了没有啊?」小雨用力揽住怀里的美人道。
「啊……小雨……松开……快……」
「说啊……小骚屄有没有想我!我可是一直想着我的小骚货呢。」
小雨用手掌捉住张艳芳的下颚将她扶了起来,将她的脸转向自己,「让我看看,我的小乖乖,有没有变得更漂亮啊?」
「……小雨……不要……我……」张艳芳的脸憋得通红,浑身打着颤,轻声喏喏的,但内心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激动?屈辱?委屈与狂喜?终于来了,这不正式自己期待的吗!
自从从儿子嘴里得知小雨回来以后,张艳芳就一直处在莫名的矛盾与焦虑之中,在家里动不动就发脾气。自三年前在别墅被小雨半胁迫半引诱的肏弄过以后,那次的场景就无数次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啪啪」拍打自己屁股的响声与疼痛,「扑哧扑哧」阴茎在身体里的抽插与阴道裂开般胀满感,总是让她魂牵梦绕,张艳芳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二十几年的性交生活竟被自己儿子的朋友。一个小自己十几岁的小屁孩肏到了一个新的从来没有过的起点,在哪之前自己觉得也非常的享受性生活,跟自己的老公钱龙,跟自己的校长胡兵他们也弄得自己很舒服,但这一切在三年前的那个下午改变了,那天小雨的动作很粗暴,从来没有人在床上那样对待过她,一巴掌抽下去,屁股上就火辣辣的疼,可当时心却在莫名的颤抖,屄里在不由自主痉挛,张艳芳清楚地记得自己的屄从来没有过那么激烈的蠕动过,也从来没有以那种方式流过那么多的淫水,不……不是流是喷水,还有那叫声,竟然让人家叫他……叫他爸爸,那个下午有屈辱也有疼痛,但更多的却是快乐和舒服,从来没有过的在疼痛和屈辱中的巨大的快感冲击,那种让人发自内心的「让我去死」的剧烈高潮。
可这一切又是那么的短暂,也是在三年前这个带给她从来没有过的屈辱及无尽快感的小东西,竟然一声不吭的走了,当三年前儿子讲给她听的时候,她还在幻想这再次的相聚:让他抽打自己的屁股,让他叫自己骚闺女,当年儿子随意的一句「小雨和他妈妈出国读书去了」的话将她从九重天打进了冰冷的地狱,这一走就是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啊,屄里痒啊,自和小雨弄过以后张艳芳和自己的老公做爱时,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过性的快乐,老公不弄还好,老公每弄自己一次,张艳芳对三年前的那个下午自己屄里夹着的那个男孩的思念就多一分……
「不要?真的吗?阿姨你看,你屄里的水都把衣服弄湿了。」小雨将在屁股沟中抠弄的手拿了上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上面湿湿的,小雨伸出舌头舔弄了一下张艳芳的耳垂,「让爸爸看看……我的乖女儿……嗯……是不是这几年被肏的少啊。没人给我的小乖乖滋润啊眼角都长了几条皱纹了。」
原本在小雨怀里,即觉得委屈还有些害羞,扭捏着、欲拒还迎的张艳芳听到这句话,像个孩子似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踮起脚紧紧的搂着小雨的脖子,抽噎着没头没脸的狂吻着小雨,「唔……你个小没良心的……唔……当初玩了人家……就走了……当初那么作践人家……不吭一声就走了……唔……唔唔……」
小雨被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张艳芳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随后在张艳芳断断续续的哭诉中明白了,原来张艳芳是在怨他当初出国时没有给她打招呼,而这次回来以后这么长时间也没有来看她。
「你个小东西,小没良心的,当初人家随你玩,随你肏,你让人家叫爸爸…
…人家就叫你爸爸……叫你大鸡吧爸爸,可你倒好肏过人家提上裤子就把人家给忘了,你这个坏爸爸……臭爸爸……」
说着说着张艳芳眼泪还没有干,就有点发嗲了,一条玉腿就就翘起来缠到小雨的屁股上去了,「乖阿姨,好女儿当初我走的时候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有很大的危险吗,再说我妈妈整天派个人跟着我,我也没办法找你吗。」
「我这不是来了吗,来看我的骚闺女来了吗,来让我好好看看我的好阿姨。」
「不是,你这次不是来看我的,是来找我儿子小方的。」提起自己的儿子,也许是害羞的原因,张艳芳的粉脸变得更加的红,让人看着也更加的妩媚。
「他走了,不是给我吗创造了机会吗?来让我好好看看我的宝贝。」张艳芳这次柔顺的让小雨捧起脸,泪眼婆娑的凝视着自己的小爱人,轻吻了一下女人的额头,小雨道,「还是那么漂亮,那么动人。」
「过了四十了,你会不会嫌弃我老?」女人哽咽着。
小雨听着声音又有点变赶紧道:「怎么会,阿姨现在是最妩媚、最成熟、最有韵味的时候,我最喜欢你这样的熟妇了。」
「真的?」
「嗯。」
「小雨!」
「宝贝!」
「吻我。」
「不,我要肏你!」小雨说着将张艳芳的睡衣掀到了肩上。
「不、不要……小方刚才说了,马上会回来,乖……好爸爸……明天……明天我们还去上次的别墅,到时候女儿随你怎么弄……」
「我的好阿姨……好女儿你看看爸爸现在的样子,不弄怎么能行。」
说着小雨将已经膨胀的有些发痛的阴茎释放了出来,几年频繁的性生活,让小雨年轻的鸡巴颜色变得有些黑了,这时充了血的阴茎泛着紫红色的光芒在小雨的胯下跳跃着,「这个该死的冤家比老钱的要整整大一号还多。」张艳芳想着用颤抖的手轻轻的握住了小雨火热的阴茎套弄着。
「芳芳,快点给爸爸亲亲。」用力掐了一把张艳芳的乳房,小雨将张艳芳的头用力按了下去。
「不……小雨……求求你……小方随时会回来的……明天我们……啊!」
张艳芳用力昂着脖子虚弱的反抗着、挣扎着,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体确在迅速的崩溃之中,或者说是她根本就没有打算拒绝,她所说的这一切无非就是儿子刚才在临走时那句「我马上就回来」,带给她的恐惧感在起作用,在自己家里被自己儿子最好的朋友肏,如果让儿子小方看到……可她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就是「肏我,狠狠的肏我……」
随着小雨手上力量的加重张艳芳的身体终于慢慢矮了下去,巨大滚烫的鸡巴在娇嫩的脸上划过,一股男人特有的气息沁入张艳芳的鼻孔,随即在张艳芳的身体里引发了连锁反应,大脑一阵晕眩,阴道突然猛烈的收缩着,情欲在也不可抑止的喷涌了出来,象暴雨、象海啸般喷发了出来,她感觉到哪顺着大腿热热的流下去的淫水……
「啊……雨……」张艳芳潮吹了,在小雨的鸡巴还没有肏进去的情况下就达到了她几年来梦想的那种要死了般的高潮,双腿打着摆子瘫坐在了地上,她甚至觉得都听到了刚才小穴喷发时哪「噗噗」声。
一切都不存在了,都消失了,一种强烈莫名的温暖与幸福感,自抽搐的屄里向全身扩散开去……
「他不会那么快回来的。」小雨没有感觉到张艳芳体内的剧烈变化,一手抓着张艳芳脑后的头发,一手握住阴茎的根部,让龟头在张艳芳的唇间滑动着。
「乖芳芳,给爸爸亲亲。」
「唔……唔……嗯嗯……」瘫坐在地上的张艳芳下意识的张开小嘴含住小雨紫亮的龟头,用舌头舔着,张艳芳突然来了灵感,张开迷离的双眼,哼哼着示意小雨松开自己,「小骚屄,小芳芳,你想用什么姿势挨肏啊?」小雨又凶狠的抓着张艳芳的头发在她嘴里肏了几下,抽出鸡巴在张艳芳的脸上啪啪的抽打着。
「去……去……窗户哪……可以看到车进来,……别……别脱衣服。」见到小雨要脱掉身上的T恤,张艳芳赶紧制止道。
「不脱衣服,我怎么能享受你的大屁股啊?」
「啪」说话的同时又用鸡巴用力的在张艳芳脸上抽了一下。
「对不起嘛,小雨……今天实在是没有办法吗……明天我们去外面,骚屄让你好好的玩,你想怎么样都行。」张艳芳仰着头,边迎接着阴茎的抽打边愧疚的说道。
「嗯,今天暂时依你,不过下次可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喽。」
「好嘛好嘛,小骚货以后永远都听你……都听小雨爸爸的。」
「这还差不多。」
又用阴茎抽了女人脸一下,一把提起软在地上的张艳芳,向窗前拖去,张艳芳一手握着小雨的鸡巴,踉跄的跟着,来到窗前小雨发现窗口正好斜对着小区的入口,门口的一切尽收眼底,将张艳芳丰腴的身体按在窗台上,鸡巴顶着妇人略微鼓起的松软小腹说道:「阿姨很有经验嘛,经常和别人偷情啊。」
「不许胡说。」抡起粉拳捶了小雨肩膀一下,「人家还不是被你逼的没有办法啦嘛。」
「哈哈……被我逼的?你看看你自己,人家女人腿中间叫屄,你的我看应该叫烂泥潭才对啊,还被我逼的……」说着伸手下去摸了一把张艳芳已经湿透了的内裤,「还不是你嘛,人家儿子刚刚出门你就抠人家的屁股。」
「我今天不仅要抠你的屁股,还有肏你的屁股,肏你的小屄和小嘴。」说着将张艳芳挂在脖子上的睡衣取了下来,扔在了地板上,张艳芳刚要伸手制止,但是见小雨眼睛一蹬,就顺从了,揉捏着胀鼓鼓的乳房,小雨低头吻上了那性感的小嘴,边吸允伸到嘴里的香舌边轻轻的用鸡巴顶女人的小腹。
「唔……唔……轻点……」
「啪」小雨抬起头用力扇了乳房一掌说道:「转过去,我要玩你的屁股。」
张艳芳转身撑在窗台上,撅起肥圆的屁股让小雨赏玩着。
「你的内裤不错嘛,还是香奈儿的。」蹲在张艳芳的屁股下面,将鼻子顶进那浑圆两半的中间,深吸着女人的骚味,用力的把玩着张艳芳肥美的屁股,小雨现在对女人的内衣可不是一般的有研究。
「是人家今年五一和老钱去香港玩时买的,一套黑的一套红的。」
「嗯,不错下次给我穿个开裆裤看看。」
「开裆裤?……啊…疼疼……我自己脱。」在她说话的同时小雨站起身来想一把拽掉张艳芳屁股的的哪一小块布,但没有成功,却勒疼了张艳芳,说话间张艳芳飞快的转过身将内裤脱掉,用中年女人略显粗壮的胳膊缠住了小雨的脖子,再次献上了自己的红唇,掐着女人的大屁股,小雨扎马步似的蹲下身子,女人也配合的用手指夹住龟头想将鸡巴送进自己的屄里,但因为身高的原因几次没有成功,气的小雨狠狠的在张艳芳屁股上扇了一巴掌,「贱货,转过身去,忍不住了,我要肏你。」
「啊,疼啊……」张艳芳转过身双手撑在窗前,高高的撅起自己白嫩的屁股,将水淋淋的阴道展现在小雨面前,小雨双手抓着肥大的屁股俯身舔了一下,两片白臀中夹着的嫩肉,随着舌头的滑动,手中的屁股一阵阵颤抖,「啊,好小雨…
…快给我……我要……我要你的……鸡巴……啊……轻些……先轻些……」
小雨握住鸡巴顶在滑润的穴道口,毫无征兆的用力插了进去,直到张艳芳律动的子宫口处,眼看着骚屄由涨鼓鼓的一个长条,变成一张圆圆的向外突起的小嘴,心里有说不出的舒服和满足,随即开始猛烈的抽插「啊……真舒服……阿姨……你的屄真紧……夹得我真舒服!」
「好人……啊……你先轻点肏啊……我……我……」
「这几年你很少让人肏吧,要不屄怎么会这么紧,肏…骚屄……我今天要肏死你!」
「不……不是……啊……是……是啊……小雨的鸡巴真大……肏我……使劲肏我……肏死我吧……啊……让大鸡吧肏的真舒服啊……」随着小雨鸡巴的耸动,张艳芳的身体也不停的起伏着,努力的摇动屁股配合着小雨,语无伦次的淫叫着。
「啪」狠狠的一掌抽在颤动的大屁股上,「骚货,叫爸爸……叫老公。」
随着鸡巴的进入和抽动,张艳芳原本已经爆发的性欲如溃坝一样,彻底宣泄了出来,身体变得滚烫,并泛起阵阵粉红。
「老公…亲亲老公……我的好爸爸……大鸡巴……爸爸你肏死我了……啊…
…亲爹……慢慢来……会有人听……听到的……啊……大鸡巴……肏的……太用力了……屄里痒啊……」张艳芳的屄里已经开始流出乳白色的淫水了,一个肥嫩的屁股更是不停地向后挺着,迎接大鸡巴更深的进入,嘴里确语无伦次的浪叫着,搞不清是要让小雨快点还是轻点。
「贱屄,现在不怕小方回来了,现在不怕你儿子看到了,说啊小骚屄。」掐着张艳芳并不算细的腰肢,小雨快速的抽插着,他也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人偷情,这种快感与他与自己的妈妈、姨妈她们乱伦的感觉完全不同,在有危险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成就感与快感,随着鸡巴上传来的阵阵舒服感,小雨的思维也开始有点混乱。
「亲爸爸肏的真好……女儿……好……舒服……啊……好……啊……爽啊…
…小方回来……我……啊……也……要让……大鸡巴肏……啊……肏……死我了……啊……」
一阵激烈的性交让张艳芳彻底的迷失了自己,除了身体里的那根大鸡巴,她忘记了一切,她梦寐以求的阴茎在今天以这种方式在不合适的时间与地点又肏进了她的身体里,随着小雨火热粗大阴茎在体内的猛烈进出,张艳芳快速的进入了高潮。
「小雨……大鸡巴……小雨……爸爸……我……啊……我要……尿……啊…
…大鸡巴爸爸……芳芳……要……啊……尿出……来了……啊……好……啊……
爸爸……大鸡巴……用力……啊……往深里顶……啊……女儿……啊……女儿要……你肏死我吧……肏死你……啊……你的女儿吧,……我要死了……啊……」
正在快速挺动鸡巴的小雨,感觉到张艳芳的阴道开始有力的收缩,他知道张艳芳的高潮要来了,于是开始同时「啪啪」的抽打她硕大的屁股,「乖女儿,用力夹,爸爸好舒服啊,使劲,大鸡巴让你更舒服。」
「大鸡巴……爸爸……啊……我……我……要死了……大鸡巴要……肏死…
…我了……我不行了……老公……大鸡巴……小雨……肏死……我吧……我……」
张艳芳浑身哆嗦着,突然全身僵硬,小穴紧紧抓住抽动的鸡巴,屄的深处强劲的喷出了一股股粘稠的淫水,打在小雨的龟头上让他感觉有些疼痛,张艳芳双腿颤抖着扶着窗户软软的瘫在了流满了不知道是淫水还是两人汗水的地上,娇喘着。
「骚货,快起来,爸爸还没有舒服够呢。」正在享受小屄有力握紧感的鸡巴突然被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小雨显得有些气急败坏,抓住她的头发想将她提起来,继续肏。
「好小雨……好爸爸……求你饶了你的贱屄女儿吧……让小贱屄休息一会,再让你弄,不然你就肏死我了。」
「不行,你个骚货是满足了,可是爸爸呢,快躺好。」
「亲爸爸……好小雨爸爸……我的大鸡巴小雨……让你的骚屄女儿休息一会再弄……你先肏肏……骚芳芳的嘴行吗……求你了……小雨爸爸!」
见她却是是没了力气,小雨只好将自己淫水淋淋的粗壮鸡巴塞进女人的嘴里,抱住她的头,像对肏妈妈、姨妈她们的嘴那样肏了起来。
「唔……唔……呕……呕……」张艳芳的口交水平实在是差,不仅无法做深喉,牙齿还刮的小雨鸡巴生疼。
「骚芳芳,你真没有用,叫的那么浪,肏几下就不行了。」实在无奈的小雨只好抽出鸡巴,顶着张艳芳的脸自己捋动着。
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张艳芳说:「不是小骚屄不行,是人家好久没有做了吗,你的鸡巴又那么大,一进去就那么用力的肏,人家当然受不了了。」抓过小雨的鸡巴套弄着,甜甜龟头的粘液,继续说道:「一声不吭就丢下人家就跑国外那么长时间,连个电话都没有,又长这么大个鸡巴,难受活该。」说完一口又吞了下去。
小雨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笨拙的舔弄,道:「阿姨,你口交的技术可真差,刚才弄得我生疼,平时钱叔叔不肏你的嘴吗?」
「别胡说,」轻拍了小雨屁股一下,张艳芳道:「也给钱龙舔过啦,可他从来没有将人家的……人家的嘴当屄肏啊。」说道后面脸上又飘起了一丝桃红色,看的小雨的屁股忍不住往前一挺,鸡巴戳在了张艳芳的脸上。
「啪」这次粉拳用力的打在了小雨的大腿上,美目白了小雨一眼,「小雨你真坏,说起人家的老公你的鸡巴就发胀。」张艳芳误会了,但误会的娇媚、淫荡。
「你老公不就是我吗?嗯,我鸡巴不涨你能那么舒服,不过阿姨说起钱叔叔,我觉得的小屄真的很紧,好像他很少肏你似的。」
张艳芳退出嘴里的阴茎,「别整天肏啊肏的,养成说话习惯可不好,以后即不许乱说话,也不许再问这种糟蹋人的问题。」
看着不停轻轻套弄自己阴茎并不时伸出舌头舔舔龟头的,张艳芳一本正经的脸,小雨脑子有点暂时短路的感觉,赶紧说道:「是是是,小芳芳以后我听你的,保证不说,你快告诉我钱叔叔是不是很少弄你啊。」
「你……」
捧住女人的脸小雨吻了下去,「快说啊,小骚屄,你的屄让我感觉很紧很舒服啊。」小雨边舔女人的脸边追问道。
「我就知道你搞过别的女人,就知道糟蹋人。」
「这不是糟践你啊,芳芳,只是好奇嘛,我要是有个这么漂亮、这么风骚淫荡的老婆,得整天套在鸡巴上,走哪带那儿。」
「小混蛋,没有一点正经的。」又平拍了小雨的屁股一下,张艳芳说道:「原来老钱和我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对我也是非常的迷恋的,但是后来当了官慢慢的就变了,尤其是为了他贪污的事让我去求胡兵让胡兵搞过以后,竟然有些嫌弃起我来了,最近几年有钱了更是在外面养了小狐狸精,我们快一年没有行房了,这次说是去开会,十有八九是带着外面的女人去鬼混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邀请码购买|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奇色社区  

GMT+8, 2017-6-26 23:36 , Processed in 0.538690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WWW.7QS.COM

Copyright ©奇色社区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