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jin 发表于 2015-11-16 23:02:05

性奴公司

第一章我拿起電話,不知究竟該不該打:性奴隸服務公司,怎么可能有這種公司,一定是某些黑客做出來的假廣告,但是看著眼前電腦桌面上那個上身穿著空姐服裝,下身却光溜溜的對著镜頭張開美腿,掰開陰户微笑著的美女,我的心又十分的癢癢,心想,算了,還是打一個電話吧,大不了损失點電話费。於是我心懷忐忑的按了電話,過了一會兒,電話那邊传來一阵甜美的女音:<br >  “您好,性奴隸服務公司,請問您有什么需要嗎?”哇,竟然真的有這種公司,於是我心懷激動的說道:<br >  “你……你好,我需要一位‘伴侶’,可以嗎?”<br >  電話那邊的服務員微微一笑,說道:<br >  “當然可以,請問您是第一次光顧本公司嗎?”<br >  我连忙說:“啊,是……是的。”<br >  “那需要我介绍一下本公司的業務范围嗎?”<br >  “啊,好吧,你說吧。”<br >  “好的,本公司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性服務團體,有著最豐富的風月業服務经验和最強大的性服務團隊,我們公司内有世界各地的漂亮女孩任你挑選使用,我們的服范围也很廣,從普通的性愛到sm都有,隨時……。”<br >  “好了,好了,我不想聽這些,快告诉我你們的業務是怎么進行的。”<br >  我不耐烦的說道,這些話在電視裡经常聽到,所以我不想再聽。<br >  電話那邊的服務員似乎也發覺了我的不耐烦,於是語氣温婉的說道:<br >  “那好,是這樣,我們這邊的服務是按照時間和服務規格计算收费的,我們會發給您一個用户名,您用用户名登錄後就會看見我們公司内部性服務人員的照片,您可以從中挑選您中意的女孩,然後將您想跟她約見的地址和時間按照女孩照片下的郵箱發過去,這個女孩就會在您規定的時間地點内來到您的身邊,為您服務。”<br >  我一聽,還可以,於是說:<br >  “好吧,那你就把用户名報過來吧。”<br >  於是等她報過來用户名,我就挂上了電話,打開電腦输入了進去。<br >  一登陸,電腦屏幕上立刻顯现出一片地區名片,德國、法國、日本、中國、美國、顯然是個搜索欄,我還是比较传统的,於是點選了中國,緊接著又出现了一個選择欄,是年龄選择,從十四到四十,我也是比较普通,選了個中間年龄,二十。<br >  我一點選,頁面上便立刻充滿了各色各樣,美艳绝伦的女孩的照片,她們不但一個比一個美,而且一個比一個放蕩。<br >  只見有的個穿著件敞胸水手服的女孩,捧著自己的乳房,下陰坐在一個機器陽具上巧笑倩兮的望著镜頭,還有的一個穿著護士服的小姐,跪在地上,一邊舔落在地上的精液,一邊對著镜頭作出勝利的手勢。還有一個穿護士裝的小姐,竟然坐在地上用手分開了自己雪白的大腿,在自己那粉嫩的陰户上插了一面小红旗,上面用金色寫了四個大字:歡迎光臨。<br >  我咽了口口水,感覺真是越看越熱血沸腾。<br >  於是我輕輕的拿鼠標點了其中一個穿著帶著黑色眼镜,穿著黑色警服,一邊微笑,一邊對著镜頭撒尿的女孩的照片。<br >  一點擊,這個女孩的简歷便立刻顯现出來:<br >  纪芳岚,女,二十歲,出身武警女子特種隊,有過三十次性经验,其中五次為輪奸经验,乳頭和陰户均為粉红色,皮膚白皙,身體健康,曾在某部隊當過军妓,擅長各種體位,喜主動,可滿足顧客各種要求,没有性限製,可以接受任何性游戲。<br >  高潮狀態:可見少量潮喷。<br >  Sm接受度:輕傷微血。<br >  屈辱忍耐度:極佳。<br >  看到這么详细的简介,我真是欲火焚身,连忙將自己的地址和約定的時間發到了她圖像下的郵箱。過了一會兒,我的站内信箱收到回執,說委托已接受,服務者將準時到達。<br >  聽到這個消息,我真是有種幻夢幻醒的感覺。连忙開始整理屋等待伴侶的到來。<br >  八點整,我家的門铃果然準時響起,我连忙起身跑去門邊,一開門,我便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了。<br >  只見剛才那個美人戴著個墨镜,穿著那件警服,在我面前挺拔的站立著,手裡還拿著一個包。充滿魅惑的一邊微笑一邊望著我。<br >  她顯得那樣的冷艳,我的視線向下移動,看見她胸前的雙乳傲然挺立著,似乎要破衣而出,她的下身并没有穿现在女警那樣的長褲,而是穿了一件黑色的緊身超短裙,將她的雪白修長的腿腿緊緊地裹住,望著這條凝脂般大腿的根部,我忽然想起剛才她在照片上撒尿時的情景,不覺又咽了口口水。<br >  她見到我垂涎三尺的模樣,微微一笑,充滿磁性說道:<br >  “先生,請問是您約我為您服務的嗎,如果是的話,請問我能進去嗎?”<br >  我一聽,醒過神來,连忙打開大門,請她進來,於是她微微一笑,挺胸張開玉腿迈進了我家的大門,坐在了沙發上,然後轉著腦袋觀察四周的環境。<br >  我給她倒了杯水,然後在她身邊坐了下來的身邊,她對我說了聲謝謝,然後摘下眼镜,拿起杯子喝了起來,我這時才發现原來她的眼睛竟然也是靈秀無比,妩媚異常。<br >  我咽了口口水,不知該說些什么,想了想,讷讷的說道:<br >  “纪小姐,我……我們該如何開始呢?”<br >  她聽到我說話,嫣然一笑,放下水杯,扭轉蛮腰從包裡拿出一個表格,放到我面前,然後說道:<br >  “這是我們的服務價格表,上面列出的服務我都可以做到,您只要把在您想要的服務後面打個勾,我就會按照上面的项目為您進行服務,等完成後在统一计费。”<br >  我接過了表格一看,上面列舉了很多跟性有關的活動项目:舌吻,口交,乳交,肛交,脚交,SM調教,奴隸人形,喝尿……等林林總總有数十樣,基本上是無所不包,而每樣服務的後面都有相應的價格,我看了看,基本上還能接受。<br >  於是我拿著這張表格驚奇的問她:“怎么,這上面的项目你真的全部都能做嗎?”<br >  纪芳岚微微一笑,恭谨的說道:<br >  “是的,先生,我們公司的服務宗旨就是盡一切努力讓我們的客户滿意,您只要一籤約,那么,我的身體就是您的,你可以隨便使用。”<br >  我又向她那身著製服的曼妙身材看了看,咽了口吐沫,然後急不可耐的拿起筆,開始在表上面打钩,過了一會,我寫完了,將表遞給她,然後滿心期待的望著她。<br >  她用美目在上面來回的認真的看了看,然後嫣然一笑,對我說:<br >  “先生,我看您并没有選肛交這個项目,我可以自信的告诉您,我的肛門是经過專家特殊調教過的,柔韧度很好,很適合插入,我以前在部隊裡當军妓的時候,那些军人們都非常喜歡用我的肛門,他們每天都要在那放一炮,您不選,是您的损失啊。”<br >  我一聽,顿時熱血沸腾,连忙抢過表格在肛交那一欄上打了個钩,然後又遞給她了。<br >  她又拿過來看了看,然後微微一笑,說道:<br >  “先生,你一共選了三個正常性愛项目,三個調教项目,兩個淫辱项目,一共是八個项目,共一萬元,請先付款,然後我才能為您服務。”<br >  我一聽,连忙從兜裡掏出早已準備好的錢遞給了她,她接過錢後,小心的放在包裡,然後扭腰微笑著看著我,說道:<br >  “我现在可以開始為您服務了,先生,您想先從哪一项開始呢。”<br >  我想了想,對她說:<br >  “先從口交開始吧,我想先興奮起來。”<br >  她闻言嫣然一笑,挺起腰肢,站起身來,先將我面前的茶幾輕輕移走,然後伸出一雙玉臂,解開了我的腰帶,然後连著内褲一起將它們退了下去。<br >  因為我早已忍耐不住,在内褲退下去的一瞬間,陽具便直挺挺的蹦到了他的眼前,而且還發出一股恶臭,糟了!收拾完房子還没來得及洗澡呢。<br >  想到這,我羞愧的低下頭去,她似乎也闻到了,但她好像并不介意,朱唇微微一笑,伸出玉臂,輕輕的將我的大腿打開,然後一合玉腿,身形向下一壓,便跪到了我的胯下,伸出玉手,抓住了我的陰茎輕輕套弄著,然後笑了一下,一邊從兜裡拿出一個濕纸巾擦拭陰茎上的污垢,一邊安慰我說:<br >  “先生,你不要害羞,男士有點體味是很正常的,我以前在军隊的時候,经常有士兵從戰場上一回來,便把我按在地溝裡狂插我。<br >  他們经常是幾天幾夜不洗澡的,每次被他們輪奸完,我的嘴和陰道裡就布滿了精液和污垢,對此我已经習惯了,并不介意,而且很開心,但為了您的健康著想,我還是要為您清潔一下。<br >  一聽這話,我的陰茎在她手裡變得更加壯大,她看到了,會心的微微一笑,將手中的濕纸巾扔掉,便張開朱唇,將我的陰茎含了進去,輕摆黔首,來回的套弄。<br >  她的口技非常好,口腔的温度也適中,我甚至能感覺到她的朱舌在裡面來回不停的拨弄我的馬眼,我向下望去,她竟然懂得一邊吸吮我的陽具,一邊媚眼如斯的望著我,給了我極大的滿足感。<br >  吸吮了一會而,她將陽具從她嘴裡拿了出來,一丝晶莹的口水连接在我的陰茎和她的朱唇上,她微微一笑,將這聯係拨斷,然後用玉手握著我的陰茎來回回套弄,嘴唇则張開含住了我的春袋,仔细舔弄上面的褶皱,這時,我的浑身像過電了一般,充滿了快感。禁不止支起身子,將下體拼命向她的玉脸壓去。<br >  她则再接再厉,見我挺起下身,便顺勢向下吻去,然後猛地一扣,便吻上了我的肛門,她一邊不嫌骯臭的伸出舌頭仔细舔弄我的肛門,一邊用左手拖住我的屁股,右手则快速的套弄我已经青筋暴露的陽具。<br >  我忽然感覺一股熱氣上升,感覺快要射了,连忙抓住她的頭髮向外推,想缓一缓。<br >  她也看出了我的欲望,於是托著我的屁股輕輕的放在了沙發上,然後松開手坐直身子,巧笑倩兮的望著我。<br >  我喘了口氣,將想要射精的欲望壓了下去,然後望著眼前的纪芳岚,只見她也是氣喘籲籲的,春色滿面的望著我,朱唇邊有很多骯臟的黄色污垢,顯然是舔我的肛門造成的。這些污垢與她潔白的面孔形成了鲜明的對比,形成了一個無比淫蕩的畫面。<br >  她發现了我的表情,於是微微一笑,拿出纸巾將嘴上的污垢擦干净了,又拿起水杯漱了漱口,然後跪著對我微微一笑,恭敬的說:<br >  “先生,您想把第一泡精液射在我身上哪裡?”<br >  我咽了口口水,說道:<br >  “能……不能射在你的脸上啊。”<br >  她闻言,微微一笑,說道:<br >  “當然可以,先生,我身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做精液容器,這我早就說過了,那么,现在您想不想試試深喉?”<br >  我一聽,愣了,讷讷的說道:“深喉?什么意思?”<br >  她聽到,微微一笑,解释道:<br >  “就是我把頭平靠在沙發上,您可以把我的嘴當成没有知覺的性愛玩具,用您的陰茎在裡面以任何速度,任何力量抽插,而不必顧忌我的感受。”<br >  我一聽,顿時十分感興趣,於是點了點頭。<br >  她見我同意了,便嫣然一笑,站起娇軀,伸手將我拉了起來,然後她自己平躺到了地上,然後將黔首緊貼在沙發的邊沿,然後微笑道:<br >  “先生,您可以過來了,記得要將大腿跪在沙發上,然後再將陰茎放到我的嘴裡,這樣一來,您在抽插時不但輕松,而且還可以用的上力。”<br >  我一聽,连忙走到她跟前,然後照著她的話,一條腿跪在沙發上,然後用左手握住她的黑發,固定住她的腦袋,右手握緊陽具,對準她的樱唇,說道:<br >  “我要來了。”<br >  她微微一笑,張開嘴唇,準備迎接我的徵伐。<br >  我一看,頭腦一熱,猛地一挺下肢,將陰茎再次送入這個桃源仙境。<br >  而她呢,見到我已经插入她的嘴裡,一邊盡量張開嘴吧迎接我的入侵,一邊伸手穿過胯下,拍著我的屁股鼓励我。<br >  剛開始我不敢抽插的太用力,怕她難以忍受,但她似乎一點都不在乎,還拍了我的屁股鼓励我用更快更猛的速度抽插。<br >  我向下看了看我胯下的這張玉脸,然後小心的說道:<br >  “我真的用全力了,你真能忍受嗎?”<br >  她嘴裡含著眼睛,妩媚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缝,還眨了一下眼,示意我讓我盡管用力吧,她没關係。<br >  得到她的默许,我深吸了一口氣,左手狠狠的抓住她的頭髮,臀部用力向下猛的一挺,登時整根粗大的陽具便立刻全部插進了她的嘴裡,這一下插的太深了,我甚至感覺陰茎碰到了一個细小的管道,我相信那是她的食管。<br >  被我這么一下猛插,她那雙美目立刻在這次沖擊下翻白了,放在我屁股傷上的手也抓緊了我的臀肉,但她却還在盡量張著嘴,準備迎接我的下一次沖擊。<br >  我暗贊一聲專業,於是更加用力的用陰茎在她的嘴裡穿插。每次都深入喉管,就像她說的,把她的嘴當成了没有生命的性愛玩具。<br >  隨著我抽插的越來越劇烈,她躺在地上的美妙玉體便也跟著不停的痉挛抖動,眼泪鼻涕横流到了玉面上,把脸上的裝都挂花了,我甚至能看到她的嘴裡涌出一股一股的帶著硬塊的液體,每次等我抽離的時候,都會被帶出口外,灑在她的脸颊上,我相信,這是她恶心時是泛出的胃液。<br >  抽插了幾百下,我終於到了要爆發的時候,但我這時不想射在她脸上了,於是在射精的一瞬間,抓住她的頭髮,猛地用陰茎向她的嘴裡一挺,緊接著一股粘稠的精液便猛地射進了她喉管的深處。<br >  她被我這么一射,白眼一翻,精液竟然從她那秀氣的鼻孔裡喷了出來,跟灑在了她的脸上,跟其他污垢混合在了一起。<br >  我呼了一口氣,從她嘴裡拔出了陰茎,上面還挂了很多的污垢,有我的精液,有她的胃液。<br >  她已经翻著白眼靠在沙發上失神了,我也疲惫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這時我忽然闻到一股骚味,於是定睛一看,地上竟然有滩尿液,而且尿液是從她的裙子裡流出來的,她竟然被我干失禁了!我望著那股顺著她大腿的缓缓流出的尿液,我笑了,因為我知道,等她醒了,游戲還要繼续。<br >  第二章等纪芳岚從浴室裡清理回來時,我正靠著沙發玩弄自己的陰茎,此時的纪芳岚已经回復了剛來時的干净漂亮,仿佛什么都没發生過,看來化妝的力量真是不小。<br >  纪芳岚見我正在自慰,於是微微一笑,蹲坐在我的身邊,接過我的陰茎幫我輕輕的套弄著。我伸手過去搂住她的肩膀,在她耳邊清說道:<br >  “對不起啊,剛才我太粗鲁了。”<br >  她微笑著摇摇頭,一邊按摩我的陰茎,一邊說:<br >  “這没什么,我的嘴以前曾被一個陰茎長七寸的黑人無限製的抽插了一個晚上,所以這點痛苦對我來說没什么,反而有點開心。”<br >  我一聽,驚讶道:<br >  “原來你還有這種经歷,怪不得業務能力這么強。”<br >  她微笑了一下,說道:<br >  “謝謝您的誇奬。”<br >  然後轉頭看見地上那摊自己的尿液,小脸一红,微笑道:<br >  “對不起,先生,將你的屋子弄臟了。”<br >  我哈哈一笑,說道:<br >  “没關係,反正也是因為我你才失禁的。”<br >  但她摇了摇頭,放開手中的陰茎,站起身來,將手深入裙子,慢慢地脱下了自己的内褲,那是一條黑色蕾丝内褲,然後將它捲成一團,跪了下來,慢慢擦拭著地上的尿液。<br >  我一看,大驚道:<br >  “小姐,你怎么能用自己的内褲擦呢,我這裡有衛生纸。”<br >  她回頭對我嫣然一笑說:<br >  “没關係,反正這條内褲上已经沾上了尿液,再多一些也没什么。”<br >  於是繼续按著内褲在地上仔细的擦拭,在她跪著轉身的時候,我分明看到了她裙内兩條雪腿間的那個粉红色的裂缝挂著一丝晶莹的液體。<br >  過了一會兒,她擦拭干净了,便將那條吸滿尿液的内褲揣回了上衣的兜裡,去到衛生間洗了一下手,便又回到我身邊坐了下來,重新握著我的陽具温柔的說:<br >  “先生,下面您想玩什么项目?”<br >  我看了一下疲軟的陰茎,苦笑道:<br >  “咱們還是先聊一下天吧,看來小兄弟還要在等一會兒呢。”<br >  闻言她也笑了一下,理解的說道:<br >  “好吧,先生,那您想先聊些什么。”<br >  我想了想,說道,“那就聊聊你吧,我看到介绍,說你有三十多次性经验,那就聊聊你的性经歷吧。”<br >  她闻言努著嘴嗔怪的望了我一眼,仿佛在怪我變態,但轉面便嫣然一笑,輕啓朱唇道:<br >  “好吧,您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不過三十次也蛮多的,不可能都說,只能說一個,您想聽那一次。”<br >  我想了想,說道:<br >  “聽說你當過军妓,那就說說你當军妓時候的事吧。”<br >  她想了想,說道:<br >  “军妓?噢,那就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時我剛從警校畢業,被分配到一個武警部隊實習散打,但到那我才知道,我的實習位置已经被一個有後台的小姑娘占了,於是部隊讓我放弃實習,回家就業,我不願意,說什么也要留在部隊,那個组织部的人被我纏的没辦法,就告诉我說,要想留在部隊,只能编入军妓营,白天操練實習,晚上當士兵們的性奴隸,解决他們的生理問题,我一聽就毫不猶豫的同意了,因為打仗和做愛是我同樣喜歡的兩件事,何樂而不為呢?”<br >  我一聽,连忙問道:<br >  “白天要操練,晚上要當性奴隸,那你不是很辛苦嗎?”<br >  她嫣然一笑,說道:<br >  “剛開始是很辛苦,我們這些军妓营的女人经常是晚上被一個士兵操晕,等到了第二天早上又被另一個士兵操醒,帶著滿身的精液出操也是常有的事情,甚至在操練時陰道内的精液凝固,將我們的整個子宫颈都糊住了,没辦法,退了操,我們只好拿著勺子脱了褲子坐在地上,然後分開大腿,掰開陰道用勺子一點點的將陰道内的精塊舀出來,,但這只是暂時的,到了晚上,又是一肚子精液。”<br >  我闻言一驚,說道:<br >  “那你們不是很辛苦?”<br >  她微微一笑,說道:<br >  “後來我們想了一個辦法,每天早上等最後一個男人從我們身上離開之後,往陰道裡插一個空心管,這樣在操練的時候,我們肚子裡的精液就會顺著空心管流出去,而不會淤積在陰道内。”<br >  我一聽,又是一驚,說道:<br >  “那在你們操練時精液不會浸濕褲子嗎?”<br >  纪芳岚闻言微微一笑,說道:<br >  “剛開始是這樣,當時的军妓营女兵才操練時,胯下的军褲總是濕漉漉的,所以當時有人稱我們為聖水部隊,不過後來好了,军區允许我們這些军妓穿開裆褲,也就不會打濕褲子,但這樣一來,精液就會隨著我們的操練直接撒在军區的草坪上,於是我們又有了一個外號:浇花部隊”<br >  我闻言哈哈大笑,說道:<br >  “你們军區的人還滿有文化的,那你們军妓收费嗎?”<br >  纪芳岚摇了摇頭,說道:<br >  “不收费,不但不收费,而且要隨時接受军區裡的人,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的交配要求,所以說,我們军妓营的浴室和厕所是没有門和窗户的,為的就是方便士兵隨時可以進來凌辱我們。”<br >  我一聽,好奇道:<br >  “那你有在浴室或厕所被凌虐的经歷嗎?”<br >  纪芳岚點了點頭,說道:<br >  “有的,浴室裡兩次,厕所裡兩次,都是被突然袭擊的。”<br >  我想了想,說道:<br >  “那你就說說在浴室裡那一次吧。”<br >  纪芳岚想了想,微笑道:<br >  “好吧,我記得那次我正跟幾個同事在洗澡,我的眼睛被肥皂沫迷了,於是我闭著眼睛伸手向後去拿毛巾,没想到,我摸了半天,竟然摸到了一個挺拔的陽具,在我没反應過來的時候,忽然就被一雙粗糙的用力的按在了墙上,然後那只粗糙的手用力的在我的肛門抠幾下,就握著那個陽具,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猛的插入了我的肛門,我一皱眉。立刻感覺從肛門那传出一阵劇痛,顯然我的菊花已经在他那一擊之下,已经裂了幾個口子,但他似乎不懂的憐香惜玉,不顧我的痛苦,按住我的背部,拼命向我的肛門猛插,我眼睛睁不開,便只好任由他施暴他大概操了我半個個小時,最後將陰茎拔出,將精液喷灑在了我的後背上,我以為這樣就完了,没想到,他竟然將我的身子扳過來,按到了地上,然後掐著我的鼻孔,強迫我張開嘴,插入了他的陰茎,讓我給他清理污垢。我感覺到嘴裡的肉棒很鹹很臭,而且帶有血腥味,我知道,那是我肛門裡的血,没辦法我只好替他清理,等他滿意的走了,我洗了洗眼睛,我才發现,原來我周围其他的同事也是同一命運,不知被誰操摊地上,下體裡流出不知是精液還是尿液的水渍……“我一聽,說道:<br >  “那你們不是很痛苦,居然還會受傷?”<br >  纪芳岚小脸一红,微笑道:<br >  “可不是嗎,那次我的肛門被他干裂了三個口子,血流了一個星期,不過我不怪他,因為他們這些野戰军训練壓力比较大,只好那我們的身體來發泄了。”<br >  聽到他這么說,我的陽具忽然又傲然勃起了,這當然瞒不過她的眼睛,於是她嫣然一笑,說道:“先生,我看您已经回復雄風了,要不要繼续游戲呢。”<br >  我點了點頭,然後說道:<br >  “好,你把那個项目單拿來,我按项目來。”<br >  她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一手繼续握著我的陰茎,一邊轉身從茶幾上拿起项目單遞給了我,我仔细看了看,然後問道:<br >  “小姐,這個調教项目裡的虐陰是什么意思?”<br >  纪芳岚闻言,微微一笑,温婉的給我解释道;“虐陰就是用道具虐待女性的下體,選择這個项目的客人可以用性服務員帶的道具任意蹂躏摧残性服務員陰道和肛門,直到她潮吹或者喷尿為止,屬于視覺系列的性游戲,怎么,先生您想先試試這個?”<br >  我聽到後很感興趣,於是說道:<br >  “可以嗎?我還真想先試試這個,不過你能接受嗎?”<br >  纪芳岚嫣然一笑,說道:<br >  “當然可以,我的陰道和肛門從你籤字起就是屬于您的了,您可以隨便使用它們。”<br >  說完站起娇軀,拿起放在沙發上的文具包,從裡面拿出很多性工具放在了茶幾上,裡面有些甚至是我從没看見的。<br >  等她都拿出來後,我数了数,一共有十件,它們形狀各異,色彩斑斓,很是扎眼。<br >  纪芳岚將這些東西排列整齊,於是來到我身邊,說道:<br >  “先生,請問您家有脸盆嗎?”<br >  我一愣,奇怪的問道:<br >  “您要脸盆做什么?”<br >  纪芳岚微微一笑,解释道:<br >  “是這樣,等一下您用這些東西調教我的時候,我可能會潮喷或再次失禁,所以想借個脸盆放在臀部下接著,免得弄臟您的地方。”<br >  我一聽,哈哈一笑說:<br >  “没關係,你喷就喷吧,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干净人。弄臟了再洗就好了”<br >  纪芳岚一聽,嫣然一笑,也不再坚持了,於是伸出玉手放在腰間,輕輕的拉開了裙子的拉鏈,將它脱了下去,一瞬間,纪芳岚那無限美好的下半身便暴露在了我的眼前。<br >  她脱下裙子後,完美的轉了一個身,便深深的坐到了我對面的沙發裡,然後雪白的臀部用力前伸,然後舉高修長的美腿,向我盡力的分開,最後伸出玉臂穿過自己的腿弯,拨開自己的花瓣般粉红的陰唇,讓我看個清楚,然後對我說道:<br >  “先生,我準備好了,您可以開始用了。”<br >  我很激動,急忙跑到她的身邊跪下,然後左手扶著她雪白的大腿,右手輕伸出食指,插進了她粉色的陰道來回輕輕的抽插著。<br >  感到我的進入,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鼓励我說:<br >  “先生,您可以粗暴點,没關係,那邊的工具你可以隨便取用,否则光用手指凌虐我的陰道,您怎么會産生視覺快感呢?”<br >  经他一提醒,我忽然想起來了,於是轉身看了看茶幾上的工具。<br >  桌上有好幾種假陽具,但我對它們没興趣,因為太平常了,這時我注意道一個中間帶小镜子的鐵環,於是拿了起來,轉身問纪芳岚:<br >  “小姐,這是什么?”<br >  纪芳岚一看我挑了那個,脸上忽然闪過一丝興奮,然後說道:<br >  “那、那是子宫窥镜,用來看女人的子宫颈的。”<br >  我想了想,還真不知道女人子宫是什么樣,於是跪倒她身邊,摇了摇手中的那個東西說:<br >  “我想看看你的子宫什么樣,可以嗎?”<br >  纪芳岚闻言微微一笑,說:<br >  “當然可以,你只要將這個鐵環缩小,深插入我的陰道,然後在慢慢撑開,你就可以通過中間的放大镜看到我的子宫颈了。”<br >  聽到這,我按住她的大腿,然後按她說的將手中的東西缓缓的插入到了她的陰道,而她也非常配合的挺著小腹,讓我能更加深入。<br >  我缓缓的將這個機器向她的陰道推進了一半,就想將她的陰道撑開,這時,她却伸手阻止了我,滿面红霞的說道:<br >  “先生,還没到呢,要全插進去才行,子宫颈深的很啊。”<br >  我闻言,便立刻繼续往陰道裡插入,而她也因為這個東西的越來越深入腹腔,不自覺的皱起眉頭挺起了小腹。<br >  終於,我將這個東西除了把手全部都塞進了纪芳岚的陰道内,而她也已经是激動的浑身香汗淋漓了。<br >  我抬頭看了看她,然後說道:<br >  “小姐,我要開始撑了,你確定你能行嗎?”<br >  她闻言,用伸出玉臂勾住自己左右分開的大腿,然後深吸一口氣,說道:<br >  “先生,,來吧,記住,要將陰道撑到最大,否则你是看不到的。”<br >  我闻言便缓缓的撑開她的陰道。<br >  她的陰道被我越撑越大,而她的表情也越來越痛苦,終於,當她的陰道被撑成十厘米大小的肉洞時,我看見她的脸色已经青了,握住自己大腿的玉手已经抓到自己雪白的腿肉裡去了,顯然已经到了忍耐的極限,於是我對她說:<br >  “小姐,要不我們彆玩這個游戲了,換一個吧。”<br >  纪芳岚確咬著牙,摇了摇頭,固執的說道:<br >  “我們公司的性服務員從來没有只提供一半服務的,我不能破這個例,您盡管來吧,我忍得住。”<br >  看到她這樣執著,於是我先想了想,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一下將你的陰道撑到最大,這樣你還能少受點苦,怎么樣?”<br >  她闻言脸色變了變,但轉瞬便對我點了點頭。<br >  我得到她的首肯,對她說:<br >  “好,那我数一二三,便用力撑開、到底了。”<br >  她闻言,緊咬嘴唇,點了點頭,然後更加用力的分開自己的大腿,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終極痛苦。<br >  我於是握緊把手,然後開始数数:<br >  “開始了啊,一、二……。”<br >  我没有数三,便一用力,那個東西便瞬間將她的陰道撑大了一倍!<br >  “啊……!!!”<br >  只聽纪芳岚一聲凄厉的叫聲,整個身體顿時弹射起來,然後又重重的摔倒了沙發上,兩條分開的雪腿不停的痉挛抖動,忽然,她一翻白眼,便没了知覺。<br >  我一看嚇壞了,這是要出人命啊,连忙伸手去摸她的鼻子,還好,還有呼吸,只是晕過去罷了。<br >  知道她没事,我呼了一口氣,然後看到她的陰道已经被撑成了一個粉红色的大洞,於是我凑上前去拿小镜子向裡,看了看,然後恍然大悟,原來子宫颈是白色的啊……第三章我從我是櫃子裡拿出幾瓶治療外傷的藥水,然後走到了客廳,遞給了正坐在沙發上,分著白腿,正在按摩自己陰道的纪芳岚,她接過來微微一笑,說道;“謝謝您,先生。請再稍等一下。我馬上就好”<br >  我嘆了一口氣,一邊握著自己的陰茎,一邊說道:<br >  “小姐,你這也太拼命了,我都說不要了,你干嘛還要坚持啊,陰道被撑成這樣,當然會痛不欲生啊。你看剛剛差點搞出人命。”<br >  她闻言微微一笑,一邊向下體擦藥酒,一邊說道:<br >  “没事的,我以前有過這種经验,不會那么輕易就死的,只是因為好長時間不做了,不太適應罷了,没關係,等下就好了。”<br >  我一聽這話,大驚道:<br >  “什么?你的陰道以前也被撑成像今天這樣過嗎?”<br >  纪芳岚微微一笑,雙眼注視著自己的陰道,一邊小心的擦拭,一邊漫不经心的說道:<br >  “當然,就在我們公司的培训中心,我被绑在椅子上,被我們的性教練用這個東西撑了三次,而且次次撑到最大。撑完了還向裡面吐口水,這是我們這些性服務員的必修课,没什么好吃驚的。”<br >  我一聽,驚叫道:<br >  “什么!必修课?你們公司還用這個東西训練你們啊!這還有没有人性啊!”<br >  她闻言,微微一笑,說道:<br >  “這是工作嘛,没什么,習惯了就好了。再說,我們還年輕,陰道弹性好,不會撑壞的。”<br >  看到她滿不在乎的樣子,我的内心實在是太震驚了,這都是群什么樣的女人啊,真是把自己的身體當成無知的商品了。<br >  就在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她的時候,她忽然眼睛一亮,拍了拍自己的下陰,然後轉頭對我分開大腿,指著陰道笑著對我說道:<br >  “好了,先生,你看,恢復原狀了。”<br >  我闻言低頭一看,果然恢復的跟原來一模一樣的漂亮,不愧是練過武術的,恢復力就是強。<br >  她看我正在聚精會神的看她的下體,微微一笑說道:<br >  “先生,怎么樣?變的跟原來一樣吧,既如此,那您還要不要再來一次子宫颈窥視啊”<br >  我一聽,驚叫道:<br >  “什么?再來一次,服務不是已经完成了嗎,你不要命了?”<br >  她闻言噗哧一笑,說道:<br >  “調教類的完成標志是性服務員潮喷或者失禁,剛才我只是晕過去了,并没有高潮或者失禁,所以,不能算完成,您可以繼续游戲。”<br >  我一聽,腦袋摇的像拨浪鼓,說道:<br >  “算了吧,不但是這個,調教類的我都不來了,你也不用退我錢,就當是你服務過了,好吧。”<br >  纪芳岚一愣,說道:<br >  “那樣您會很吃虧的。”<br >  我摇了摇腦袋,說道:<br >  “還是算了吧,就當是給你的小费,萬一闹出人命就不好了,還是玩安全一點的性游戲吧。”<br >  她一聽,耸了耸肩,然後撑起身子,拿過服務單然後遞給我,微笑道:<br >  “好吧,那您來選一下,下一個你要玩什么。”<br >  我拿過單子看了一下,滿脸狐疑的指著上面的一個项目說:<br >  “小姐,這個奴隸人形是什么玩意?”<br >  纪芳岚闻言微笑道:<br >  “這個奴隸人形,意思就是點了這個项目的客户,可以對性服務員做任何侮辱性性行為,而性服務員则會完全配合客户的行為,任他施為。屬于淫辱课性服務。”<br >  我一聽,疑問道:<br >  “侮辱性性行為?什么意思?”<br >  纪芳岚一想,然後說道:<br >  “嗯……侮辱性性行為内容有很多,包括向性伴侶吐痰,撒尿,大便等都屬于這類行為,具體的没有一個统一的概念,大概就是這樣。”<br >  我想了想,然後說道:<br >  “這類性行為有没有生命危险?”<br >  纪芳岚一聽,撲哧一聲笑了,然後笑著想了想,說道:<br >  “嗯……除了有點臟,有點恶心之外,好像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险。”<br >  我聽到這話,一拍大腿,說道:<br >  “好,你就陪我玩這個吧。”<br >  纪芳岚一聽,愣了一下,驚讶道:<br >  “什么?先生,你要玩這個?”<br >  我一聽,愣了一下,疑問道:<br >  “怎么?你不做嗎?那我換一個。”<br >  纪芳岚聽了摇了摇頭,說道:<br >  “不是不做,只是這個游戲太污染環境,每次玩這個都會搞得滿屋子屎尿,您不介意嗎?”<br >  我想了想,然後說道:<br >  “没關係,應該可以接受,大不了在地上鋪層報纸就好了?”<br >  纪芳岚一聽我注意已定,於是微微一笑,說道:<br >  “好吧,既然先生您興緻這么高,那我就配您玩到底,您先等等,我去找報纸。”<br >  說完,就起身想去找報纸,看見连忙阻止她,說道:<br >  “等等,纪小姐,我想把其他幾個项目也包括進去,像什么乳交啊,足交啊什么的,一起做完得了,要不老是看项目單也是很麻烦的。”<br >  纪芳岚一聽,微微一笑,說道:<br >  “好吧,這樣您就有在這次游戲中有三次射精機會了,您三次射精結束,那我們的這次交易也就結束了,你看可以嗎?”<br >  我笑著點了點頭。<br >  纪芳岚於是光著屁股床下一跳,然後回頭笑著對我說:<br >  “那好,就這么說定了,快來準備吧,您家的報纸在哪。”<br >  聽到這話,我翻身進了卧室,從床底下翻出存了十幾年的報纸,然後跟纪芳岚合力將它們鋪滿客廳的地面,然後又移走了茶幾等障礙物,於是不一會兒,整個客廳就像柔道場一樣空旷了,做完這些工作,纪芳岚轉身從沙發上(沙發上也鋪了報纸)的文件包裡拿出一個皮質项圈,戴在了自己的雪白脖子上,然後轉身跪倒我的脚下,微笑道:<br >  “從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奴隸了,請您隨便使用我。”<br >  一聽這話我不知如何是好,當惯平常人了,冷不丁冒出個奴隸,還真有些不習惯,不知如何開始。<br >  這時,跪在地上的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猶疑,撲哧笑了一下,然後提醒我道:<br >  “先生,你見過奴隸有穿警服的嗎?”<br >  经她這么一說,我才發现,原來她的上衣還完好無损,玉乳依然藏在闺中不為我所見,於是我一激動,顿時將她撲倒在地,隔著衣服拼命揉捏她的乳房,而她也對我挺起胸膛,滿脸潮红的配合著我對她乳房的輕薄。<br >  但隔著衣服摸很不爽,於是我迈腿跨坐在她的小腹上,雙手開始解她的警服,可能是太緊張了吧,解了半天我也没有解開,正在鬱闷的時候,她睁開迷離的眼睛,再次開口提醒我道:<br >  “先生,一個主人是不會按一般規矩脱他奴隸的衣服的。”<br >  我一聽,立刻會意,一把抓住她的警服衣领,用力向下一扯“丝——、”<br >  她的警服便被扯個粉碎,她那兩颗潔白如雪,豐滿圆润的乳房便立刻跳到了的眼前,我哪還遲疑,一把就抓住了其中一只還在弹跳的乳房,用力的揉捏,她眉頭一皱,伸手抓住了我的陰茎來回套弄,闭上眼睛,咬著嘴唇,任我摧残她的乳房,我向下望去,只見她的乳房在我的揉捏下變成了各種形狀,乳頭也因為我的挤壓變成了鲜红色。<br >  我咽了口吐沫,一激動,提臀上前,將雄起的陰茎放在她雪白的乳溝裡,然後將她一對玉乳緊緊的挤向中央,夾緊我的陰茎,然後在她的雙乳間來回抽插,她也很識時務的挺起胸膛配合,過了一會兒,我忽然腦袋一熱,一股精液便從纪芳岚的雙乳間的陰茎裡喷發而出,直接激射道纪芳岚的玉脸上,緊接著,第二股,第三股也是直接射進了纪芳岚的嘴裡和鼻孔裡。<br >  痛快完我向下一看,只見纪芳岚的脸上被鋪了一層厚厚的精液面膜,妩媚的雙眼挂著黏糊糊的白绸笑望著我,然後張嘴吐出一個精泡,然後說道:<br >  “先生,咕噜,這是第一發啊。”<br >  我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捏住她的一只粉红色的乳頭按在我的陰茎上來回摩擦用她的乳頭將馬眼上剩余的精液都擦干净後,我便從她身上站了起來,而她也顧不得滿脸的精液,趕快坐起身含住我的陰茎,幫我舔干净了陰茎上的残液。<br >  我拍了拍她的雪白的肩膀,然後說道:<br >  “你去清理一下吧,我去上個厕所,等回來後在一起玩。”<br >  說完,我就站起身來想走。<br >  就在這是,她忽然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脚脖子,阻止我離去,我回頭奇怪的看了看她,不知她想干什么。<br >  只見滿脸精液的她放蕩的舔了舔嘴唇,然後妩媚的對我說:<br >  “先生,你忘了我們為什么要鋪報纸了嗎,您想上厕所,而我要洗脸,這不是正好嗎?”<br >  我一聽,驚讶道:<br >  “難道你要我……!!”<br >  纪芳岚跪在地上,對我扬起滿是精液的小脸,然後說道:<br >  “先生,請吧,我不會浪费您的尿液的。”<br >  我一時激動,轉過身,將陰茎對準了她的脸庞,哗的一聲尿了起來。<br >  尿液浇到她的脸上溅起一片水花,冒出腾腾熱氣,而她则捧著雙手接著這股尿液,不停的在脸上揉搓,擦洗著脸上的精液,等我尿玩,她便一把含住我的陰茎,將剩余的尿液舔了個干净。<br >  尿完後,我舒爽的坐在沙發上,望著纪芳岚,只見她浑身都是的黄白痕迹,狼狈不堪。這時,她赤裸著轉身望向我,伸出舌頭將嘴邊的一丝尿液舔進嘴裡,然後微笑著對我說:<br >  “怎么樣?先生,我這個奴隸人形好玩嗎?”<br >  我一身大拇指,說道:<br >  “纪小姐,你太敬業了,你以前試過這樣嗎?”<br >  纪芳岚拉過頭髮,把上面的精液慢慢颳下來,一邊對我說:<br >  “當然,我的每個客户都喜歡玩這個游戲,只不過他們更喜歡尿在我的肛門或者是陰道裡,被顧客尿在脸上還是頭一回。”<br >  我一聽,心裡一動,說道:<br >  “那我也想那樣做,可以嗎?”<br >  纪芳岚微微一笑,說道:<br >  “當然可以,不過你還有尿液嗎?”<br >  我一想,也是,於是暂時放下這個想法,微笑著對她說:<br >  “纪小姐,工作這么長時間,有什么侮辱性性行為是你不能接受的嗎?”<br >  纪芳岚跪在尿水裡想了想,說道:<br >  “基本上没有,如果您想到什么特彆的游戲,我可以挑戰一下。”<br >  我想了想,心裡一動,於是將脚一抬,便踩在了她的玉乳上,然後一邊用脚趾夾著她的乳頭揉捏,一邊說道:<br >  “那我想要你幫我舔舔我的脚掌,你說可以嗎。”<br >  纪芳岚一聽,嫣然一笑,雙手握住我踩在她玉乳上的脚掌,然後說道:“這有什么難的,小意思,看我的。”<br >  說完,雙手抬起我踩在她玉乳上的脚掌,然後用手輕輕的掰開我的脚趾,然後一張樱唇,便把我的大脚趾含了進去,動著舌頭來回吸吮,這時,我看見從她的嘴裡泛出一丝尿液,只是不知是她嘴裡的還是我脚掌上的。<br >  她吸吮的很仔细,好像就在舔冰激凌,她舔完脚趾後,便把我那浸滿尿液的脚掌按在她的脸上,然後摆動腦袋用娇嫩的脸蛋在我的脚底闆上親密的摩擦,而且偶爾還伸出舌頭舔我脚跟的老繭。<br >  我一看這個場面,登時陰茎雄風再起,收回脚闆,一把拉出她的長髮把她拽了起來,然後將她的身體脸朝下的按在了沙發上,并扣住了她的雪白的後背,登時,她豐滿圆润的臀部便正對著我的陰茎。<br >  她知道我要干她,於是伸手輕輕的抱住自己的臀部,用手指拨開了自己的陰唇,準備迎接我的侵犯。<br >  但我這時却想起她進門時的自我介绍,於是咧嘴一笑,對她敞開的陰户視而不見,反而將陰茎頂到了她的肛門上。<br >  她感覺到了來自肛門的熱氣,驚了一下,连忙轉過頭來,叫道:<br >  “啊!先生,等一等,哪裡還没有润……啊———!!!”<br >  不等他她說完,我便將陰茎猛地插進了她的肛門,她凄叫一聲,娇軀猛地向前一挺,跟著兩條雪白的美腿就又開始不停的抖動。<br >  我按住她的後背,拼命的抽插她的肛門,她的肛肉被我翻進翻出,果然,她的肛門是個極品,不但緊而且温度適中。<br >  我抽插了一會,忽然感覺她的玉體開始發抖,只見她用微弱的聲音說道:<br >  “先……先生,啊,我……我要失……失禁了,請抱……抱我起……起來好嗎,我不想尿……尿在沙…沙發上。”<br >  一聽這話,我保持在她陰道裡抽插的狀態,然後向前一搂她的玉乳,便將她扶了起來,然後挂住她的腿弯,將她陰道向外的抱了起來,然後分開的大腿,一邊繼续抽擦她的肛門,一邊把她的陰道面向地闆,在她耳邊大喊道:<br >  “好了,你可以尿了。”<br >  一聽這話,她的陰道一缩,一條晶莹的尿液便激射了出來,落在了地上,而我看到這個景象,也激動的小腹一痉挛,便把一泡精液打進了她的肛門,然後没有拔出來,便抱著她氣喘籲籲的直接坐到了沙發上,而她媚眼如丝的低頭看了看陰道交合處流出的精液,吐氣如蘭的對我說:<br >  “先生,怎……怎么樣,我……我能讓你開心嗎?”<br >  我抱著她玩弄著她的玉乳,然後說道:<br >  “太開心了,不過我现在又想尿尿了。”<br >  她闻言,微微一笑,夾緊了自己雙腿,讓她肛門能更緊的包围我的陰茎,然後反手抱著我的脖子說:“那好啊,先生,你可以實现你剛才的願望了。”<br >  我一聽,馬眼一松,便將一股尿液射進了她的肛門,而她也眉頭一皱,淫蕩的叫道:<br >  “啊——先生,您的尿液好烫啊。”<br >  我一聽這話更興奮了,於是挺起腰肢,將陰茎更加用力的向她的肛門頂了進去,將下一股尿液更加深入的射進她的肛門裡。我明顯的看到從她的肛門裡流出了黄白相間的液體。<br >  我直到全部尿干净,才把陰茎從她的肛門裡抽了出來。<br >  “哗——”<br >  我的陰茎一離開她的肛門,她肛門裡的尿液便立刻喷射了出來,落在了地闆的報纸上。<br >  我抱著她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然後一邊掐著她的乳頭,一邊喘著粗氣在她耳邊說道:<br >  “你……你這女人,還、還真厉害,真的什么都敢玩啊?”<br >  她瘫軟無力的仰卧在我的身上,侧著頭吐氣如蘭的對我說:<br >  “這……這不算什么,這是我的工作嘛,只要你舒服就好。”<br >  她的工作到此結束,再幫我清理了肉棒上的污垢後,便起身去浴室洗了個澡,然後回來穿衣服,但她的衣服已经被我撕碎了,於是我只好幫她找了一件我的襯衫讓她穿上,臨出門的時候,她給了我一個電話,然後對我說,想玩的話可以隨時找她,然後微微一笑,轉身走了。<br >  我拿著這個手中的這個電話,心想,我一定會再找她的。<br >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性奴公司